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香港现疫苗荒内地需求增加致个别疫苗一针难求

发布时间:2019-09-13 20:43:30

香港的“奶粉荒”已成过去时,如今又隐现“疫苗荒”,个别疫苗甚至一针难求。

孩子还未出生,身在珠海的李翠(化名)就开始为宝宝规划将来,比如赴美生产让女儿拿美国护照;回国后,为让孩子少挨针,又选择到香港给女儿注射疫苗。

最近,李翠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2015年8月~10月,她先后两次带女儿前往香港注射 “六合一”疫苗(相当于内地“五联疫苗”加乙型肝炎注射剂的合体),就要打最后一针时,香港的“六合一”疫苗却断货了。

在多家香港儿科诊所给出“没货”的答复后,李翠最终托关系找到了一家专做高端医疗的医务所,他们还有最后一支存货。去年底,李翠带着刚满6个月的女儿匆匆赶到香港,完成了这“最后一针”。

缺的还不止“六合一”疫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多方采访调查发现,香港的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近年来走红的女性宫颈癌疫苗等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缺货。

香港家庭医学专科医生朱伟星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内地赴港接种疫苗者越来越多是香港疫苗产品的主因之一,而在这供求关系不平衡的背后,不仅有部分香港医务所对于内地高端儿童疫苗市场的争夺,还隐藏着各类专业代理参与的“疫苗接种服务产业链”。

“六合一”已缺货数月

2015年年中开始,香港各大亲子论坛都在讨论“六合一”疫苗缺货的情况。《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曾先后致电多家儿科诊所,得到的答案均是“全线断货,不知何时才能补货”。

一名香港儿科医务所的护士去年12月告诉本报记者,他们的“六合一”疫苗已经断货好几个月了,供货的葛兰素史克有限公司(GSK)给出的解释是,制造“六合一”疫苗的原料已经用完,不知道何时到货。截至发稿,对于本报记者就此问题的采访,葛兰素史克尚未给出答复。

类似的情景也发生在内地多个城市。去年年中开始,不少地区都出现了进口五联疫苗缺货的情况。资料显示,五联疫苗包含了百日咳、白喉、破伤风、脊髓灰质炎及B型流感嗜血杆菌的注射剂,比相同效果的国产疫苗足足少了8针,这也成为不少家长为孩子选择注射五联疫苗的主要原因。

然而,香港的“六合一”疫苗能让孩子再少打3针,意味着如果内地的小朋友在香港注射疫苗,总共可以少挨11针。因此,像李翠这样具备经济能力的父母有了带孩子到香港打疫苗的想法和动力,间接引发了香港“六合一”疫苗短缺的情况。

除“六合一”疫苗外,最近由美国辉瑞药厂(Pfizer)生产的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在香港也是“一针难求”,这种疫苗能覆盖最常见的13种血清型,覆盖率高达70%。

2015年4月,内地生产肺炎疫苗的辉瑞公司发布通知称,由于“沛儿”7价疫苗在中国的许可证过期,提交的续期申请未获批准,导致该疫苗供应停止。 此外,“沛儿”13价疫苗目前在内地处于临床注册阶段,上市日期难以预测。为了让孩子获得最大保障,从去年下半年起,不少家长在部分仍有存货的私立医院花 高价购买疫苗,费用甚至上万元,并且有家长开始选择到香港注射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

香港私人执业儿科专科医生周振军曾表示,东铁沿线的诊所有不少内地的家长带着子女来接种,以他本人设在沙头角的诊所为例,有90%接种13价肺炎链球菌疫苗的儿童来自内地,其位于大埔的诊所也有一半的接种儿童来自内地。

不过,疫苗断货的问题对香港本地儿童影响并不大。香港卫生署规定,为所有在香港出生及居住的婴儿及儿童提供强制、普遍及免费的疫苗接种计划,计划的年龄对象为初生婴儿至小学六年级学生。

在这些疫苗计划中,虽然没有包含“六合一”疫苗,但也是包含白喉、破伤风、无细胞型百日咳及灭活小儿麻痹混合的“四合一”疫苗,而乙型肝炎疫苗也包 含在香港儿童免疫接种计划里,不过小朋友要多挨3针。但如果需要注射B型流感嗜血杆菌的疫苗(HIB),则需要单独去私家医务所接种,这类疫苗通常库存充 足。

此外,13价肺炎链球菌疫苗也包含在香港卫生署的疫苗计划中,无论是私家医务所还是母婴健康院接种,都是辉瑞公司的疫苗,所以香港儿童不会受到任何影响。2015年截至11月,香港卫生署已为儿童接种超过19.9万剂肺炎链球菌疫苗。

缘何断货

朱伟星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称,香港“六合一”疫苗供应商的入货量是以香港700万人口为参考值的,无法估计内地赴港注射疫苗的人数,若内地赴港接种疫苗者突然增多,便会出现货源短缺的情况。

朱伟星还透露了一条行业“潜规则”,就是制造疫苗的药厂倾向于供货给要货多的医务所,间接导致了要货少的儿科诊所无疫苗可用。

由于香港卫生署给香港本地儿童提供了疫苗接种计划,所以香港本地儿童对于“六合一”疫苗、13价肺炎链球菌疫苗的需求并不大,不少儿科医务所的进货 量每个月只有5~10针;而专做疫苗业务的医务所每月的进货量一般会超过100针。因此,一旦药厂制造好一批新的疫苗,会先给要货量大的医务所补充库存, 有剩余才会给要货量少的医务所。这也是为何多家医务所没有货的原因。

朱伟星还表示,对于一家医务所而言,疫苗接种和体检都属于耗时,获利高的业务,所以很多医务所都会倾向走这条路来提高市场占有率。

香港医疗管理局数据显示,香港疫苗接种计划涉及人群大约有128万人,而如此小的市场体量却造就了1.67亿港元的市场。于是,有不少医务所瞄准了内地的高收入人群。

疫苗产业链

朱伟星向本报记者透露,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内地人赴香港注射疫苗的背后,是一条已经运作成熟的产业链。除了瞄准儿童疫苗市场的部分医务所外,还有背靠女性宫颈癌疫苗的代理人。

资料显示,子宫颈癌是由人类乳头瘤病毒(HPV)引发的,而宫颈癌疫苗能抵抗HPV病毒的侵袭,从而预防宫颈癌。不过,这种HPV疫苗尚未在内地获准上市,所以很多内地年轻女白领会前往香港接种。

目前,赴港接种疫苗的产业链已相当成熟。一种是由专业医疗代理人牵头,价格则根据接种疫苗的人数决定。以HPV疫苗为例,总价格在 2400~4500港元之间,即每针800~1500港元,通常5~10人成团,代理人可根据人数提成,每人100~500港元,可谓“空手套白狼”。

一名专业医疗代理人告诉本报记者,接种疫苗的客户需要提供姓名及证件号,他会先和医务所预约,接种当天直接在医务所会合即可。此外,他们不负责帮客人提供食宿,但可以为客人提供这方面的咨询服务。

上述代理人还向本报记者表示,虽然他们的“主业”并非儿童疫苗注射,但如果有需求,也能安排。

另一种是由香港保险代理人牵头,这种产业链更像是买了保险以后的高端附加服务。本报记者发现,有不少保险代理人在各大论坛上宣传宫颈癌疫苗的好处,并成功吸引不少人来咨询,由于这种疫苗需要接种三次,这样就给这些保险代理人3次的接触机会,从而间接促成生意。

现在全球仅有两家公司生产HPV疫苗,分别是美国默沙东公司(MERCK)和葛兰素史克,它们生产的HPV疫苗在2006年获准在香港上市。香港大学妇产科学系及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临床副教授陈嘉伦曾表示,2006年~2014年,预计有27万女性在香港接种HPV疫苗。

本报记者去年11月在埃塞俄比亚看到,当地儿童免费接种的是印度生产、经世界卫生组织认证的百白破、乙肝、HIB五联苗。而在中国,这样的计划免疫需分别打三种疫苗才能实现。知情人士谈及背后的情况及宫颈癌疫苗无法在中国上市的原因,认为是一些部门利益使然。

哪些原因会引起腹胀
新生儿消化不良
小儿发烧手脚冰凉是怎么回事
宝宝眼屎多又黄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