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女护士回家后成植物人 疑因上班路上受伤

发布时间:2019-12-04 14:28:37

钟文营事发前的留影

事发地点

她叫钟文营,今年刚满24岁,正值青春年华,此时却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命悬一线。

7月15日,周二,大雨。钟文营像往常一样骑上龟车驶出小区赶去医院上班,却没能像往常准时报到。途中,一段 蹊跷 的24分钟时间,让她后来变为一个躺在病床上的植物人 医生诊断:她是因为外伤导致脑出血、脑疝,今后醒来的几率很小很小。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钟文营的家人犹如万箭穿心。连日来,他们通过网络、微信、媒体等试图寻找、还原事情真相,他们想要知道,在这短短的24分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悲剧突降

白衣天使住进重症监护室

昨日上午,记者在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西院)见到了钟文营的爸爸和弟弟。两人坐在医院一楼走道的椅子上,看上去疲惫不堪。

钟爸爸告诉记者,从女儿住进医院那天起,他和儿子就每天轮流在这张椅子上守候着,困了就靠在椅子上眯眯眼。 她住在重症监护室里,我根本看不到她,但我每天在这里守着,女儿有什么消息,我马上就能知道。

钟爸爸说,15日那天,女儿被送进医院后,由于病因不明,医生做了多项检查,到中午才确诊为脑出血。其后,女儿就被立即安排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到现在,医生已经下发不下 次病危通知书。钟妈妈得知女儿的状况后,在医院里哭了一整天, 她很难接受这一事实。

除了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钟文营的家人还要承担沉重的经济压力。住院后短短5天时间,其治疗费用已经高达2.7万元。 第一天,医生就跟我说女儿病情很不乐观。但我想,不管花多少钱,不管有多难,我们都要尽最大努力去救她! 钟爸爸说着说着,泪水忍不住又流淌下来。

钟爸爸说,他每天都在过道里守着,就这么静静地坐在椅子上。 这些天,我总在想女儿之前的样子,想她能好过来。每天下午4点半医生允许我穿着无菌隔离衣进入病房,但只能在病床边看看女儿。来访亲戚太多,半个多小时的病房开放时间,每个人只能进去看一小会。

蹊跷24分钟

原本 分钟的路程却走了24分钟

钟文营是南宁中医院的一名护士,工作只有2年多时间,却曾帮助过无数病患。可如今,她却只能躺在病床上与死神奋力抗争,至于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异常情况,她的亲人至今仍无法知晓。

钟爸爸说,事发后,他们第一时间报了警。目前,高新派出所、南宁市交警一大队均已立案调查。

钟文营的家人通过交通监控录像得知:当天早上7时15分,钟文营上班途中在大学清川路口等红灯,之后左转进入科德路。

之前的监控都很正常,让人不解的是,在途经科德秀厢路口至秀厢大道北环加油站这段长约1.5公里的路段时,钟文营的情况却出现了异常 正常情况下,按钟文营的车速,走完该段路只需 分钟左右,可她却在该路段驻留了24分钟!这期间,她究竟遭遇了什么?是被人撞了?还是雨天路滑自己摔倒了?或是遭遇了飞车抢夺 这一连串疑问,连日来,令其家人百思不得其解。

视频监控里,当日7时45分,钟文营骑着心爱的龟车出现在下一个路口;7时48分,她骑车出现在居家小区门口。

我们猜想她是要回家换衣服。 钟爸爸说,当天8时50分,他从大化瑶族自治县回到家中,当时还叫了一声 营 ,女儿也 哦 地应了一声。谁知刚过了一会,他就发现女儿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他马上叫车把女儿送往医院救治,经诊断为脑出血,女儿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

平日 分钟即可通过的一段路,钟文营却花了24分钟!警察和家人都怀疑钟文营是在该路段发生了意外。钟爸爸说,当天,他曾发现女儿的衣服有污迹,其右手肘、右膝盖也被擦破且流了血,但头部无明显外伤。之后,他查看女儿出事前骑的龟车,发现龟车已经损坏,从损坏部位判断,应该是向右侧摔倒的。

她是自己摔倒还是遇到了其他什么意外,我们现在无法得知,监控视频里也看不到,我只想知道,她在那24分钟里遇到了什么! 钟爸爸说。

寻求目击者

知情人请站出来还原事件真相

坐在医院的长椅上,钟爸爸不停地对记者说起小时候的钟文营, 女儿打小就讨人喜欢,一直是我们的心肝宝贝。她想要什么,我们都会尽量满足她。上学时,她还是班里的团副书记呢。 在钟爸爸眼里,女儿非常活泼,与家人相处得也很融洽,对工作更是十分负责。 她经常去医院轮班,上班时间也不固定。去年还存下20多天的休息日,至今没有使用呢。还有,我女儿不但长得漂亮,个头也很高,足足有1米7呢! 钟爸爸自豪地说。

据钟爸爸透露,女儿原本打算在今年年底跟男友结婚的,没想到,即将收获婚姻幸福的她,却突然遭遇如此横祸。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西院)急救科的张剑锋主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虽然现在还无法知道钟文营受伤的具体经过,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的伤是因外力导致的。现在院方的诊断是:颅脑外伤引起脑出血、脑疝。

张剑锋惋惜地说,入院后,钟文营至今无法自主呼吸,全靠呼吸机、血透来维持生命, 她醒来的可能性很小很小。 张剑锋无奈地说。

我希望她能醒来,再叫我一声爸爸。 说完这话,钟爸爸已是泪眼婆娑。他说,如果女儿真的不行了,他会把女儿的眼角膜、心脏、肝脏等器官全捐献出去,让女儿的生命在他人身上延续。 但我现在最大的心愿是,求求你们,谁能告诉我,在那段1.5公里长的路段,在那24分钟里,我的女儿,她到底怎么啦?

据钟爸爸介绍,7月15日早上7时15分,钟文营是骑着一辆黑色龟车(车牌号为南宁-Z1S1 )出的门。她当时的外貌特征是:披着一件紫色雨衣,长发,戴着白色口罩,鞋子是中邦帆布鞋,穿着一件红色横条上衣,还有一条牛仔短裤。

钟爸爸呼吁,请15日当天7时19分至7时4 分途经秀厢大道科德秀厢路口至秀厢大道北环加油站这1.5公里路段的热心读者,回想一下当时在该路段见到的景象。

前海医院李元友
上海市皮肤病医院怎么样
大连男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
成都癫痫病重点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