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艾尔编年史 (一一零)遗民(尤菲·斯坦米兹,V)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2:07

艾尔编年史 (一一零)遗民(尤菲·斯坦米兹,V)

“白神山的‘神明’大人?”尤菲望着白衣女子的面容,忽然觉得一阵心安,“安雅现在还好吗?”

风雪拂过面颊,稍许驱散了荒原的燥热。魔力的平衡仍旧维持着,没有受到任何扰动。

“我叫神无,是冬之妖怪。”女子的声音冰冷却柔和,近乎不带丝毫感情,“她得到了联盟的认可,于是让我来帮助你们——看起来,你们凭借自己的力量,就可以做得不错。”

“没有的事,神无女士。”尤菲摇了摇头,直白地说出她们目前遇到的麻烦。

对方是十分强大的妖怪,恐怕超过不久前遇见的晴炎,乃至那条黑龙。既然神无选择在此时现身,便意味着她看出了两人的困境。

冬之妖怪安静地听过少女的叙述,朝她递出洁白仿若冰晶的手臂。尤菲会意地伸出手,感觉像是握住了一团温暖的雪。琳快步跑到她身边,将手搭在神无纤细的小臂上。

那是尤菲从未有过的奇妙体验。既没有通过星界,亦非借助其他的介质穿行——她融解于天地之间,又于一瞬间后重新化为实体。手心传来冰凉的触感,神无和琳仿佛仍在原本的位置,只是周围的景色换了样子。

眼前是新安城繁华的街市,傍晚的行人们一如既往地匆忙。无论不久前的袭击,还是帝国和联盟间的阴霾,都已仿佛被他们抛到脑后。有几个人看见了她们,但在这座城市里,传送并非什么引人注目的事情。

她大致明白了这一次‘旅行’的原理。正如直觉告诉她的,眼前的妖怪存在于大陆的每一处。两人与安雅见到的,或许只是对方为了方便交流,而刻意构建出的‘实体’。

“合适的时候,我会将他们带到你的面前。”雪女收回手,向两人微微点头,“她正在努力,希望你们也一样。”

薄雾般的雪片散开,妖怪消失了。尤菲与琳对视一眼

,会意地牵住对方的手,然后展开秘术构建的羽翼,跃入温暖的夜空。

她们越过街道和人群,绕开内城与夕阳下如同一团金焰的皇宫大殿,径直前往城市的另一角,属于「人偶师罗真」的那间工房。工房前面的花园一如既往的繁茂,似乎多出了几种她叫不出名字的花草。她走到朴素的木门前,还未抬起手,门已经向内轻轻打开。

“欢迎回来。”仍然是一身红色衣裙的蕾妮偏了偏头,带着让她感觉安心的温柔笑容,“芙蕾姐姐也在,还有刚泡好的茶和点心,坐下说吧。”

她们随着蕾妮走进工房的客厅。新安城的夏夜很是宜人,壁炉中跃动着橙黄色的光焰,不带来任何热度,仅仅让屋内显得更加温馨。「罗真女士」坐在靠近壁炉的位置,还有两名她从未见过的‘少女’,一左一右围绕在人偶师的身边。

诺卡没有现身。格尔诺人很难长期安定在一个地方,或许‘她’已经得到了足够的知识,回去继续研究所谓的‘飞机’了。

“我是青金石。”较为接近她们的那位少女站起身,向两人抚胸行礼,“我的姐姐,孔雀石。”她看向弗莱希尔的另一侧,“母亲大人认为你们需要帮助,所以我们回到了这里。”

“我们出生在这片土地,做点儿事情也是应该的。”另一位少女同样起身,优雅地提了提裙角,“对了,我猜你们还不知道,门外的那片花园,就是我和青金石的作品哦。”

两人比蕾妮和满天星稍高一些,精致的五官近乎完全一致,穿着与神情则截然不同。孔雀石一身繁复异常的翠色长裙,蓬松的卷发长达腰际,脸上挂着散漫的笑容;青金石则是利落的便装与短发,认真地注视着来访的她们。

看起来这就是蕾妮提过的那两个「妹妹」了。尤菲看不透两人的力量,但作为芙蕾的‘女儿’,说能帮上忙显然不是信口开河。她同两人打过招呼,和琳一同坐在长桌的对面,讲述了她们这一次前往荒原的见闻。

“所以说,那些燕吾人到底去哪儿了?”琳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显得有些焦急,“那个一心复国的大婶还欠我一顿点心呢,尉风给的可不算。”

“我大概知道,因为在路上看到过哟。”孔雀石不急不缓地说道,一边端起蚀刻着蔷薇花的镶金边瓷杯,慢慢抿了一口,“「雾部」的成员正利用那些‘遗民’,加上暗示的手段,宣讲帝国曾经的暴行,一边聚集那些心志薄弱的人,然后带着他们前来这儿。”她轻挑起嘴角,有些不以为然,“除开加入帝国的燕吾人,不少伊尼尔人也上了钩,还真是一群好骗的家伙呢。”

尤菲没有接话。那些‘遗民’们的神情犹在眼前。人心有时脆弱而多变,是以容易被挑动或利用;有时又过于感性和固执,明知无路仍要碰得头破血流。她忽然想起天堂山上那名温和宽厚的男子,以及吉德·辛的精神世界中,那个包容一切的温暖声音——

神爱世人,教国的经义里似乎有这样的话。可祂们喜爱的,到底是怎样的世人呢?

“这不是他们的错,姐姐。”青金石冷静的声音将她带回了现实,“任何人在一段时间里,都只能看到有限的事物。”她摇了摇头,“事实如此,尤菲、琳,你们打算怎么做?”

金发少女用拳头顶着脸颊,想都不想地给出回答。“那还用说。当然是把水云和尉风那两个家伙揍一顿,然后教他们好好做人啦——别管有多少理由,牵扯到别人总是不对的嘛。”

尤菲看着好友的脸颊,将纷杂的思绪抛开。芙蕾和蕾妮应当都能解答她的疑惑——但那不是目前紧要的事。

“我也一样。这是答应过的事情,不好好完成可不行。”她抿了抿下嘴唇,“他们距离新安城还有多远?”

“四、五天后就能到达。”青金石沉稳地看着她,“无论帝国军力多强,也不方便对自己的民众下手。而最擅长应对这种情况的,正是「雾部」本身——”

“但是,水云不可能把这些民众当作士兵,利用他们进攻新安城。”尤菲眨了眨眼睛,继续分析道,“如果她那样做了,暗示的力量就会被打破。换句话说,聚集的人群只是幌子,用来吸引民众和士兵的注意力。而他们真正的目标……另有所在。”

“所以该去找那个金闪闪的皇帝啦。”琳咽下嘴里的绿豆糕,喝了口茶接上话,“要说他没有什么好主意,我可不信。”

“至于‘迷途’的民众们,由我和妹妹来处理就好,你们尽管放心。”孔雀石晃动着脑袋,轻松地宣称道,“要论治愈人心的力量,我们可是专家哟——至少比起水云那种半调子来说。”

“那太好了。”金发少女放松地吐了口气,“还以为你们也和芙蕾一样,不打算直接插手这件事情呢。”

艾尔纳女性轻声笑起来。她优雅地拨开褐色的长发,将目光转向蕾妮,接着是窗外,最后则是琳与尤菲。

“你们做出了选择,因而历史与未来,也将同时开始转动。”弗莱希尔将一根手指放到唇边,那样子有些像她的母亲,“等你们解决了这次事件,记得回来一趟,蕾妮有些东西打算交给你。”

直觉告诉尤菲,那是和她——或者母亲有关的,连接着‘过去’与‘现在’的重要物件。然而此刻,她不再迫切的想要了解那些事情。只要它们存在于这个世界,就总有一日能够知晓,粉色的少女如此相信着。

“用这里的话——祝你们武运长久。”向罗真等人辞行的时候,蕾妮轻声对她们说道,“还有,愿奇迹……能够回到你们身边。”

略带怀念的神情从人偶少女的脸上闪过,随即被关闭的门扉隔开。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大概需要多少钱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住院部电话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的电话是什么号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要花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