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赎罪法则 第六章 罪帝

发布时间:2019-09-25 19:23:16

赎罪法则 第六章 罪帝

夜凌烽看着吃完饭满脸满足的雨空柔,一副傻傻的样子,心里多出一丝暖意,脸上浮出了一丝微笑,问道:“吃饱了吗?”

“吃饱了!谢谢凌烽哥哥!”雨空柔空前的满足,抚摸了一下自己微撑的小肚子。

“来擦一擦,嘴角有着食物渣可算不上是淑女”。夜凌烽拿出一块餐巾,轻轻的帮雨空柔擦了擦嘴。

“唔”!雨空柔任由夜凌烽在自己的嘴上擦,样子显得十分可爱,夜凌烽捏了一下她的小俏脸。

“既然吃饱了,陪哥哥们来玩玩如何?”

危险不期而至,一道猥琐的声音在夜凌烽背后响起,夜凌烽收起微笑,转头一看,只见三个满脸横肉的人站在自己身后,一看就不是善类。

雨空柔一看到三个人的脸就怕了,都不敢正视三个人,明显是害怕了,小声的说道:“我,我不想玩

赎罪法则  第六章 罪帝

,我听凌烽哥哥的”。

“小白脸你有意见吗?快叫那丫头陪我们玩玩,否则……”三人中间那个人走了上来,一只手抵住夜凌烽的肩膀,满嘴的酒气,大有你不同意就捏碎你肩膀的意思。

夜凌烽被碰到以后脸色一变,拍开混混的手,又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皱眉道:“别碰我,我嫌脏,我们还有事要干,没有时间陪你们玩”。

“哎呦小子还挺嚣张啊!看爷教训教训你!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我就不姓王!(全名王八)”混混从手表里拿出了一个流星锤,挥舞了两下,就当着夜凌烽的脸砸了下来。

夜凌烽一见这流星锤的气势,直觉加强就发动了起来,下意识就感觉不妙,流星锤下砸的气压会伤到雨空柔,一下把一旁的雨空柔推到远处,流星锤就已经来到了面前了下来。

“轰隆”!流星锤下坠时飞气压直接把桌子撵的粉碎,地面都下陷了,一阵烟雾卷起,雨空柔在墙角揉了揉屁股,站了起来,往烟雾里焦急的问道:“凌烽哥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空柔你站远一点,免得被卷进来”。烟雾散去,只见夜凌烽一只手抵住了流星锤,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站在陷坑中,显得帅气无比,硕大的流星锤在夜凌烽手里好像就是一个皮球,罪行的身体强化真不是盖的。

“凌烽哥哥好帅!”雨空柔在一旁看着,双眼发光。

“呵呵,帅的还在后面”。夜凌烽对着雨空柔微笑了一下,转过去看着混混,脸色马上就冷了下来,双腿微蹲,地面在次下陷了一点,一圈气浪从夜凌烽的脚下传出,他一只手把流星锤按在地上,使混混不可以再次举用,在一个手刀拍掉了混混拿流星锤的手,另一只手揪着混混的衣领,把混混整个人都举了起来,扇了一巴掌。

“啪!”清脆的声音响起,混混被夜凌烽异常巨大的手劲给直接拍飞六颗牙齿蒙了,夜凌烽直接把混混往窗外一扔,混混像一颗实心球一样在天空中形成了一个弧,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头破血流,不省人事。

剩下的两个人已经看呆了,还没有反应过来,夜凌烽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两手一伸,握住他们的手臂,放在肩上一用力,两个混混已经翻飞在了空中,下一刻,头着地,失去意识,已经被夜凌烽用过肩摔给废了。

“空柔,走吧,没事了”。夜凌烽先用湿巾擦了擦手,在柜台把钱付了,就牵着雨空柔的手往门口走去。

雨空柔先是一阵错愕,然后望着夜凌烽的眼神马上就不一样了,纯洁水灵的瞳孔中多了一丝暖意,感觉夜凌烽的背影高大了许多,任由夜凌烽牵着他自己的手往们外走。

刚到门口没走几步,夜凌烽就看到了熟人,正是自己的世界常识导师,黑袍人,他正在收泯自己的影子,显然是还没有完全收回罪行。

黑袍人睁开眼一见到夜凌烽,马上道:“孩子,罪帝要见你。”

“罪帝到底是谁?”夜凌烽问道。

“这片大陆的执掌者,也是这个世界数一数二的最强者,罪帝只是称号,他的真名只有八大领主和罪皇知道”。黑袍人解释说。

“八大领主和罪皇又是什么?”夜凌烽越听越迷糊。

“我们边跑边说,罪帝等不及了,八大领主和罪帝是称号,你以后迟早也会有这样帅气的称号,我们可以靠功勋战绩和能力强度来宣布称号,先是信徒,有十阶,在是送葬者,也分十阶,然后是城主级,城主级之上是神圣杀戮,想要有这个名号需要杀一个神圣大陆的罪恶审判,神圣杀戮之上就是领主级,八大领主是通过七宗罪和一个外来强者制定的,领主级之上就是罪皇和罪帝。”

黑袍人边说边跑,速度竟然比马力全开的电动车还快几倍,夜凌烽以身体强化当然跟的上,而夜凌烽身上背的则是雨空柔,雨空柔一个女孩子早在黑袍人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没有力气了,为了不影响速度,夜凌烽只好背着这个女孩跑。

“那神圣大陆那边怎么规划等级?”

“信徒级十阶,绝恶者十阶,城主级,罪恶审判,恶魔猎手,神圣领主,圣皇圣帝”。黑袍人说话显的十分简便。

三人跑了半个小时,到达了一个如同皇宫一般的地方,皇宫的周围还有着九座高塔,如果皇宫是罪帝的领地,那么九座塔就是罪皇和八大领主的领地。

又过了十五分钟,夜凌烽和黑袍人走进了皇宫,站在了一扇异常豪华的大门门口。

黑袍人十分恭敬的在门口单膝跪下,一只手掌放在左胸口,就差送戒指然后说我爱你请嫁给我了。

“罪帝大人,罪恶之子我已经带来”。

你这是要向罪帝求婚?夜凌烽在一旁背着雨空柔,联想着。

“你退下吧!”门里传出一道威严的声音,然后巨大的门开了一道足够进一个人的缝隙,门里传出强大的压迫感。

“咕噜”。夜凌烽吞了一口口水,感到压力异常巨大,把雨空柔放下,让她在门口等,自己一人孤身进入大门。

进入大门,里面一片漆黑,忽然,两边亮起了烛光,夜凌烽看到大厅中央,一个身着金袍的人被对着自己,背影竟然有点眼熟!

“你就是罪恶之子?”金袍人背对着夜凌烽,说了一句。

这道声音夜凌烽竟然出奇的熟悉!

“爸……爸?”夜凌烽疑惑的喊出两个字。

“嗯?”金袍人听到了夜凌烽声音之后,缓缓的转过身来……

临汾牛皮癣
临汾牛皮癣医院
临汾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临汾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临汾牛皮癣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