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永恒星尘 第十章 悸动

发布时间:2020-01-16 22:05:51

永恒星尘 第十章 悸动

“叮铃铃~!叮铃铃~!”茶几上的突然亮屏,还响起了悦耳的铃声,没有人接听,停了一会又响了起来,就这样经过了好几次后,屏幕一暗了下来。

接着,暗下来的屏幕在几分钟后又亮了起来,不是来电,是陈丽婷和陈小生的妈发来了短信。

“叮咚!”

陈丽婷:你在干嘛!怎么没来接我?

“叮咚!”

陈丽婷:你又在玩游戏是不是!哼,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沉静了好一会,又响了起来“叮咚!”

陈小生妈:小生啊,你在干嘛啊,怎么不接妈的?你明天要去Z市了,妈来送送你?

陈小生妈:小生你睡了吗?怎么不理妈?

叮咚...

陈小生妈:小生你睡了吗?怎么不理妈?

陈小生妈:小生,你是不是又在玩游戏,明天要坐车,不要玩游戏了,车上才有精神。

叮咚...

陈丽婷:你到底在干嘛!我去吧看了,你根本不在吧,你在哪?

陈丽婷:你在家里用雷顿打机?我现在打的去你家,你要是在家给我留个门让我进去。

然而,陈小生还在虫茧里,根本就不能去操作回复谁,对于屏幕上显示的信息,陈小生也看不到。

陈小生在观察体内的情况后,带着修炼不止的念头,继续冥想吸收尘埃力量,导致他陷入了一种昏迷当中,穿越回来,也终于另类的睡了一觉,不用怕梦境醒来;修炼情况也没有因为昏迷而打断,依旧持续着,原本有些松的虫蛹茧,越加的紧,而他的修为,越加的精进巩固,从初级星溪的溪流状,慢慢的朝三分之二大小的溪流发展,有种随时会踏入中阶星溪境。

如若让别的修炼者看到,绝对会大跌眼镜,高呼不可能,陈小生一日之内,似乎要突破筑基,星溪初阶,达到中阶。

“叮咚~!”信息响起,屏幕亮起。

陈丽婷:叫你给我开门呢!赶紧的,好冷啊。

陈丽婷:快点!

似是等不及了,随之打来了!

“叮铃铃~!”当一拨断了以后,又继续打来。

门外传来“砰砰。”的声响!

只听陈丽婷在门外喊道:“我听到你响了!给我开门啊!”

虽然已经春天了,白天开始热了起来,但一到晚上,还是会降很大的温差。

“好冷啊,快给我开门!”

急不可耐。

“你到底在干嘛...?死在里面了是不是?”

无论陈丽婷怎么喊叫,陈小生也没有任何动作,只在昏迷的应约间,好似听见了陈丽婷的声音,口中喃喃轻语:“丽婷?”

*********

某一家里,电视上正播着彩票开奖结果...与陈小生买了同一注号码的工作人员猛地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嘴里疯狂的喊着:“中了!中了!”

某一书房,那中年人点开收到的邮件,查看着有关兴城的修炼者异能者的登记表,皱起了眉头。

门外,喊叫着的陈丽婷似乎累了,看了看走廊窗外的夜色,坐在地上靠着门板,双手抱着身子睡了过去。

夜色越加的晚了,无论是谁,都渐渐的进入了梦乡,城市陷入了一片寂静。

而下午经过的火车,在月色的笼罩下,亮着大灯,响着汽笛,从远处行驶而来,稍微停战了几分钟后,又飞快的走了,匆匆的来匆匆的去,丝毫没有惊醒梦乡中的人们。

时间流逝,一夜无话,没有荷塘夜色,没有小桥流水间的戏水鱼儿,高高挂在城市上空的月亮,也宛如一道流星般落下。

新的一天降临,红色的太阳缓缓从兴城的另一边升起,照映着大地,早起的人们都起来了,唤醒了沉睡的城市。

客厅里包裹着陈小生的虫蛹,也终于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犹如破茧而出虫蛹,发出的异动。

震动不断的变大,坚固的表面也慢慢的裂开一道缝,像是捅破了一张张折叠的纸张,一双手从里面伸了出来!紧接着是头!

陈小生睁开了双眼,迷茫的看着自己还待在虫蛹里没有完全出来的身体,再看向阳台的方向,透过门的玻璃,看见了那一个初升的朝阳。

天亮了!陈小生此时只有这个念头,脑中还有点混沌,一点也没想到,自己忘了什么事一样。

好一会后,才猛然惊醒:“丽婷呢?”从虫茧中站了起来。

“不对!天亮了!天啊,我昨天都干嘛去了!”

“修炼,对了,昨天我似乎修炼成功了!”此时才想起,昨天下午开始修炼,到醒过来,竟然已经过去了一晚!一晚上,那可是有很多东西需要做的,比如接陈丽婷回家,今天要出远门了,两人必定需要温存一番的,还有就是父母那边,也会来交待一些事项的。

在身上找,拍了拍两边的口袋,发现在茶几上,刚伸出手去,就顿住了,同时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手,因为在家里,陈小生一直都是光着膀子的,而且那时是白天,天气也不冷,就没有穿上衣,此时陈小生发现,自己的手竟然白皙的可怕,但不是病态的那种,而是白里透红,就像是新生的婴儿,白嫩滴很!昨天的那些血水和油脂什么的,全部都消失了。

连忙抄过,朝房间走去,里面有一个全身镜。

在TUO光衣服后,陈小生看着自己的肤色,摸了摸脸颊,不禁的脸红了。

“阿鲁法,自己比小白脸还要小白脸了!啧啧,这白的,这嫩的,这相貌,照个镜子,自己都有种要爱上自己的感觉。”本来陈小生人长得就不丑,只不过是一黑遮掉了所有的优势,看起来整个人都是干瘦穷酸,但现在的他,白嫩的,所有光辉都冒了出来。

正所谓一白遮三丑,一胖毁所有。

摇了摇头,对于自己白了那么多,除了一时间感到不适之外,倒也觉得没什么,掏出,想看看时间,然后再打个给陈丽婷和家里,发现亮起后的屏幕,提示着几十个未接,除了父母的五六个之外,剩下的全部都是陈丽婷的。

顿时头皮发麻!

“完蛋了!”一想到上一世自己就是因为玩游戏忽略的陈丽婷的感受而分手这一段爱情的,陈小生就觉得头皮发麻。

看到除了未接来电之外,还有布满着整个滑轮的短信息,陈小生赶紧解锁,进到信息栏去看,每看一条,内心就震动一下。

去了吧找自己,还有最后陈丽婷说她来自己家了,自己还没有开门,从来自己家的十二点到半夜亮点没断过,可见的陈丽婷在自家门口等了两个钟。

陈小生倒吸了一口凉气,摸了摸额头:“我的天,我这是干了什么事啊...”

心想,等了两个钟自己都没开门将她凉在门外,还不知道这小妞现在的脾气会多恐怖,这要不要打呢?要不要等她气消了再打?不过,要是不打的话?上一世的情景就提前重现了?

莫非一些历史,真的要惊人的重叠发生了?叹了一口气,但也不怪我啊,毕竟我那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陷入了昏迷中嘛。

揉了揉头发,陈小生抱着走一步算一步的心态,回到了客厅,见沙发上那一团自己褪去的虫蛹茧,就觉得不可思议,修炼修炼的,竟然还搞出了虫蛹将自己包着。

跟功夫那样,莫非自己也成为了宗师?

挥动了下手臂,又朝前方打了几拳,与没修炼之前一对比:“自己好像真的变强了,有一股使不完的力一样。”

九种属性尘埃全部接收完毕,也都相安无事的待在自己身体里,双眼看东西没有发生不正常的反应。

思索着事情,陈小生朝沙发走去,将虫茧全部折叠塞进了一个塑料袋里,看见沙发上粘到了血水和类似油脂的东西,心里明白这沙发是报废了,叹了口气继续手中的动作,然后将客厅,厨房,厕所的垃圾桶里掏出了塑料袋,全部打包,准备等会下楼吃早餐的时候扔掉,就连昨天买的菜,也都打算丢了。

突然,陈小生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

昨天晚上十点钟是陈丽婷下课的时间点!去吧再来这里折腾了两个钟,又在门口等了自己两个钟,四个钟的时间里,学校的禁宵点是十一点!

这~!

晴天霹雳,立马丢下手中的垃圾袋,朝大门走去,扭开把手猛地拉开!然后有什么东西倒在了自己脚上。

一瞬间,陈小生眼睛红了,充满了血丝!内心深处,某一个弦,悸动了,如上一世只是爱着对方而不是真的能够付出一切,包括生死,当看到眼前的画面后,恨不得扇自己的耳光,以死谢罪都可以,原来对方在无声中付出,是自己的千倍万倍!

只见倒在自己脚上的是一道倩影,紧闭着眼睛,双手怀抱,浑身颤抖着,脸色发白,不像自己的白里透红,而是一种病态的白;嘴里还不断的呼出着大气,时不时的咳嗽一声。

连忙将那道倩影抱起,转身朝门踢了一脚,发出砰的声响后,朝房间走去,将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子后,自己也钻进被窝里,用自己的体温帮她取暖。

似是感觉到异样,陈丽婷慢慢的睁开双眼,见自己躺在床上,有人抱着自己,然后抬头看了去,四目相对...

开口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干嘛不理我...”

血色重新冲上眼睛!得女如此,夫复何求!

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博爱费亚丹种植牙
干细胞临床转化,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及解决方案、时间
秦皇岛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治疗睾丸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