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以神为饵 第363章 不为人知的第三层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6:59

以神为饵 第363章 不为人知的第三层

“祖师祖,那个南幽领队怎么还没进第三关?”小童稚声稚气地问。

这是他一刻钟前就想问的问题。

但他一直忍着。

他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来回踱步,只为了把通过第二关进入第三关的人看清楚些。虽然第二关淘汰的人不少,但大多天阙试前就备受瞩目的各势力弟子都还在其中,而几乎所有人都打开了第三关的门。

进入第三关的门口处雾气稀薄,能够观试的剩余的几位河图阁大人物能看清,都有谁进入了下一关。

但进入第三关后的路,便再次混沌起来,或许只能等到第四关门口才能看到剩下了谁,淘汰了谁。

但小童明显看到,吴尘也看到了两个幻境,却迟迟没走到第三关门口。

因为吴尘所在的地方突然雾气浓烈起来,将他的踪影和幻境中的一切隐蔽在观试的几人眼中。

他们不知道。

所有人都不知道。

吴尘在第二关中与其他通关之人不同,他进入了第三个幻境。

身后的雪山一望无际没有活物生存的踪迹,而吴尘看到,在身前的宫殿交错间,有人在穿梭其中。

他自然要去问问,这是什么地方。

他想着,深吸一口气向宫殿走去,下山。

走出一段他忍不住回头看了几眼那不同寻常的雪山,满眼苍白和藏蓝,那与天相接的混沌之景,震撼心灵。

回头,只一眼,吴尘几乎惊讶地呼出声来。

他迅速平静了心情,好吧,既然是幻境,就不要追究真实感了。

刚才那座山陡峭崎岖,他想下山至少需要走上一个时辰,可只一回头的刹那,再回过头来却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山脚下,山还是那座山,积雪冲天矗立在他身后不远处。

而他已经站在了宫殿前的广场边缘。

广场上弦乐飘飘,外围候着的一众乐师们吹奏起不知道是什么的曲子,广场中央还有身穿彩衣的年轻女子们,正欢快地跳着舞。

吴尘看到一个长队正沿着舞女们跳舞围成的通道,脚踩红毯向宫殿里走去,而舞女们跳舞的尽处站着一批华服之人,他们等在宫殿尽处,那意态像是在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舞娘们洋溢着笑容,舞动间将长度曼地的衣袖向客人们挥洒着,以示她们的热情和欢迎。

吴尘不由自主地迈开步子,尾随那似乎远道而来的队伍走近宫殿。

走近了,看清等在宫殿尽处的人,为首那人头戴皇冠,身着龙袍,这是印象中皇帝才有资格穿的礼袍。

再仔细观察那人的神情和态度,还有他身后一众臣子和侍卫对他的毕恭毕敬,吴尘推断他就是这个幻境中的王者。

只见这位皇帝年纪尚轻,看起来不比吴尘大几岁,他眉缓目暖,面色干净五官清晰,身形偏瘦,即便一身华丽长袍,也显得如同青山才子般地儒雅,见来者一行人走近了,这位年轻的皇帝还特意走上前来,满脸的诚意笑容。

两厢施礼,后方的两境随从也一致行礼。

“一路辛苦了,想我大靖有多少年没迎来如此尊贵的客人了,没想到我此生有此番幸运。”那位少年皇帝诚恳道。

吴尘震惊于,他说的是,我大靖……

大靖国。

他是大靖的皇帝?

好了,不过是幻境,不必追究这些了,吴尘在心中劝慰自己。

正如在方才那个幻境中一样,他知道他混在队伍中不会有什么,因为别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他早已在旁人不知不觉前走到了最前面。

“我们既来了,就不是客人,而是朋友了。”来者队伍为首那人也笑着,吴尘走近些,站在他斜后方看着他的侧脸,他笑起来眼角的纹路,也写满了诚挚……

“说的是啊!”年轻皇帝笑着,伸手示意将客人迎向宫殿里:“请,我们到殿里畅饮详谈。”

一行人随着年轻皇帝走进一所大殿中,殿中已经备下了酒宴。

年轻皇帝先将来者为首那男子引到副位,自己后又走到主座,午宴畅饮享受美食。

吴尘在这里转了转,见两方都是客套话语,不厌其烦。

他走出这宫殿去,见到几个小孩子叽叽喳喳地笑着,穿梭追逐在宫殿和庭园之间。

他们身后还跟着一大堆侍女侍从,生怕跑在前面的小孩子跌倒受伤,吴尘的目光随着他们不紧不慢的“飞着”,绕过竹亭,穿过石桥,勾勾弯弯,像快乐的鸟儿。

看到他们的笑容吴尘竟也感到愉悦,而且亲切。

“咯咯咯。”孩子们笑着。

“来抓我啊!抓到我就还给你!”一个小孩子叫嚣着,扬起手中一个发光的物件。

身后几个小孩子继续锲而不舍地追,无奈前面跑着的小孩身姿轻盈,泥鳅一般左转右拐,让身后人叫苦不迭。

吴尘看着他得意地笑,竟不知何时也扬起了灿烂的笑脸。

现在是在天阙试中的关卡里,况且方才他还沉浸在似乎是自己母亲下降的血笼幻境中,但这个孩子的笑容竟然轻易就治愈了他,吸引了他,感染了他。

看着他的笑脸。

再定睛去看,吴尘突然感到眼熟,他惊讶于自己为何才发现。

或许是因为这些孩子衣着华贵,神情傲然高贵,让他一开始没去细想,现在细看下才发现,前面跑得最快的孩子那张脸,和小时候的他自己如出一辙。

而且他也有那一缕红色的头发,尽管颜色还很淡,红发也很少。

“你是谁?”

吴尘大步跑上前去,越过几道围栏,抄近路接近那最前方的孩子。

他抓住他的胳膊,感觉到他丝滑丝绸的衣料,但那孩子却从他手中轻易挣脱,他感觉不到他的紧握,更听不到他的问话。

“你是我吗?”吴尘站在原地兀自发问。

不对,这样问不对。

“你叫什么名字?”

“你是谁?”

吴尘一迭声地问。

但那孩子听不到,他仍骄傲地站在围栏后,得意地喊:“快点追啊,你们太笨了!”

“再追不到,我就永远不还了啊!”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
固镇县人民医院
赤峰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菏泽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泰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